第三十四章 收画(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人正在聊天,忽然听到有人很不礼貌的高声问道:“谁是老板?”
  一般来画廊的都是文化人或者自认为是文化人,所以很少有高声喧哗这种不礼貌的行为,原本莫奈还以为这是有人上门找茬呢,但回过头一看,顿时就理解了,因为来的是一个士兵打扮、手上拎着一个大袋子的中年男人,倒不是莫奈对于军人有什么歧视,而是这个时期的法国大兵有素质的的确不多……
  看到来的是这种人,丢朗也不开心,但也只能无奈的起身应付道:“我就是,请问您有什么事儿么?”
  “哦,我是来卖画的!”说着大兵打开手中的大袋子将一堆画轴倒在了桌子上,随后又补充了一句:“额、寄卖也行。”
  虽然不知道这些是什么画,但大兵对待画的这种粗暴态度,就让莫奈、丢朗和梵高这三个艺术工作者觉得非常心痛,因为不论画作质量怎么样,那都是画师的一份心血,他这么粗暴对待,充分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画肯定不是他自己画的,而且也不是家里传下来的。
  果不其然,随后大兵便介绍道:“这些画可都是中国皇帝和贵族大官珍藏的,应该很值钱的!”
  听到这里,梵高和丢朗还没反应过来,但莫奈已经知道这些画的来历了,没错、现在是1860年年底,想来第二次鸦片战争已经结束了,而眼前这个该死的粗鲁大兵很明显就是入侵法军一员,没准他手上的这些画作都是从圆明园中抢来的呢。这帮该死的恶魔,我一定要记住这张脸,等我有机会的时候一定要想办法弄死你!
  就在莫奈暗暗发誓的时候,丢朗皱着眉头问道:“你说这些都是中国画?”
  “没错,都是很珍贵的中国画,不信您看!”说着大兵就打开了一幅画,指着上面的仕女说道:“您看这女人画的多、额多有特点!”
  大兵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国画的绘画风格与西方油画尤其是1860年这个时期的审美完全不符,无论是从像不像的角度还是从仕女的诱惑魅力上,对于这种不懂艺术的粗鲁大兵来说都没有可以吹捧的点。
  好在丢朗还是懂画的,于是解释道:“中国人的绘画独具一格,与我们欧洲完全不一样,虽然我不认识这幅画的作者,但看得出来应该是一位非常有实力、有特点的画家!”
  听到这里,大兵还很开心,因为丢朗夸赞这幅画那就说明应该能卖出一个好价钱,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丢朗随后话锋一转:“但是这幅画我不会收,而且如果先生您带来的画都是这个风格的话,那我一幅都不会收!”
  “不是,你为什么不收?你不是说了么,这幅画很有实力、很有特点?”大兵不解甚至有些愤怒的问道。
  “答案很简单、因为卖不出去啊!”丢朗耸耸肩道,随后又补充道:“您也看到了,这些画并不符合我们欧洲人的审美,所以很难卖出去,而且这些画也不好保存,因此作为一名画商,我是不会做这种注定会赔本的生意的,还请您理解!如果是郎世宁的么,倒还可以收两幅。”
  郎世宁是康熙时期的宫廷画家,因为他本身是意大利米兰人,所以他的画糅合了东西方的特点,因此欧洲市场比较认可。
  可能是在其他画廊也遭受了同样的对待,所以大兵只是瞪了丢朗一眼、嘟囔了两句,便开始将这些画轴重新扔回袋子,打算离开。
  这个时候半天都没说话的莫奈忽然开口问道:“先生,您刚才打开的那幅画打算怎么卖?”
  听到莫奈这么说,大兵的眼睛一亮,立刻问道:“先生您要买?”
  莫奈点点头答道:“恩,我觉得这种充满异域风情的画作能够给我带来一些启发。”随后又补充道:“不过我是一个穷画家,所以给的价格可能会让您不满意!”
  “没关系,只要您肯买,价格都好商量!您看一百法郎怎么样?”大兵试探的问道。
  “那您还是收起来吧,我的画都卖不了一百法郎呢,可买不起这么贵的画。”莫奈毫不犹豫的拒绝掉,当然了他知道这幅八大山人朱耷的仕女图价格绝对远远不止一百法郎,如果能拿到2020年的话,一百万法郎买到都是捡漏了,但现在绝对不能便宜这个强盗,能压多低压多低。
  “那、那您肯出多少?”大兵追问道。
  莫奈看到此刻站在大兵身后的丢朗朝他晃了晃五个手指,立刻答道:“五法郎!”
  “你开什么玩笑?五法郎都不够我大老远把他从中国带回来的路费!”大兵立刻不满的嚷道。
  “我相信您从中国带回来的肯定不止这么几幅画,这些应该是卖到最后卖不出去的东西了吧。即便五法郎也总比砸在手里好吧?而且我也没说我只买这一幅画啊。”莫奈辩解道。
  “你、你是说你肯用五法郎一幅的价格把这些画都买下来?”大兵激动的问道,因为正如莫奈所说,这些画的确是他卖剩下的,其他的金银饰品和瓷器早就被抢购一空了,而这些画卖了好久都卖不出去,所以如果有人肯全部收走他还是乐意卖掉的。
  为了方便压价,莫奈摆摆手道:“我可没说我会全收,我得看看哪些对我作画有启发。”
  大兵想了一下,然后答道:“行,那你看吧,不过说好了,你最少得买五幅,少于五幅,可就不是五法郎这个价了,最少也得十法郎!”
  莫奈表面上好像嫌弃似的挑挑拣拣、但心里却是每幅画都想买下来,反正他手里还攥着刚刚从玛蒂尔德那里赚来的八百法郎,但为了不让人起疑,最后只收了八幅画,不过他还是留了一条退路,在将钱给大兵的时候对他说道:“先生,如果您或者您的战友还有这种中国画的话,可以送来这里的丢朗画廊,如果我喜欢,我依旧会按照五法郎一幅进行收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