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门闩》(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让-奥诺雷--弗拉戈纳尔是洛可可时期的代表画家,师承洛可可大师、法国美术院院长、皇家首席画师布歇。
  洛可可画派几乎可以说是外行们最喜欢的油画画派,至于原因么、大家百度一下代表画作自然就明白了,我这里不方便详细解释。
  而弗拉戈纳尔这个人,即便是在一众洛可可画师里面也是相当有特点的,别人明骚他暗骚,别人画**、他画中的女人虽然穿得都特别多,却更加诱惑,《门闩》就是其中的一副代表作,另一代表作是《秋千》。(冰雪奇缘的海报有一张就是COS的秋千,我不知道这海报创作者知不知道《秋千》的原意,不过好在小孩子肯定不知道......)
  就在莫奈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马奈已经领着两人来到了藏画室,这里面自然不可能只有一幅弗拉戈纳尔的《门闩》,还有不少这一二十年小有名气的名家作品,甚至还有一幅苏尔瓦兰的肖像画。(苏尔瓦兰的作品就不详细介绍了,毕竟不像弗拉戈纳尔那么有意思。)
  “虽然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幅画了,但仍然要赞叹弗拉戈纳尔的大胆,好像直到目前为止我只看到这么一幅画是这种构图!”塞尚赞叹道。
  事实上塞尚说的没错,《门闩》这幅画不符合任何一种传统的构图方式,正常情况下谁会把人物全都挤到右半边去?如果不是右侧一盏灯照过来,画面都没有重点了。
  不过呢,弗拉戈纳尔作为大师,自然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只是在早期大家没有发现他在这幅画上的深意,于是莫奈指着画面左边的床幔说道:“其实弗拉戈纳尔这么画是有深意的,你看这个床幔的形状是不是很有意思?”说着,莫奈用手指悬空在床幔的位置上缓缓的勾勒着。
  莫奈勾勒完之后,塞尚立刻忍不住惊呼道:“天啊!我一直都没注意到,原来、原来床幔是这个意思啊!”
  “没错,就是象征着男人的XX。”莫奈点点头答道。
  这个时候一边的马奈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按照你这么理解的话,那床上的两个枕头和垂下来的床单岂不是就意味着一个赤裸躺到岔开双腿的女人?如果再配上你刚才说的床幔,那岂不是?”
  “没错,所以这才是弗拉戈纳尔厉害的地方,别人要么画将来时、要么画过去时、只有他敢画正在进行时!”莫奈感慨道。
  “天啊!这的确比浮世绘刺激多了!”塞尚惊叹道。
  莫奈又说道:“其实即便没有左半部分,单是右半部分也很经典,你看无论是男子大腿、肩膀、手臂上的有力线条还是女子的柔美体态,这么强烈的对比都看得出弗拉戈纳尔高超的绘画技巧。
  当然了更令人惊叹的还是他的创意,男子的食指落在门闩上,像是刚把门闩闩上,而女子的手也伸向了门闩,但她的手上带有一丝暧昧,让人看不清她是想将门闩上还是想要阻止男子。
  这幅画以《门闩》为名,暗示了门闩是一切的关键。把门闩上,他们便与世隔绝、便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以便让接下来应该在房间内发生的事情顺利发生。门闩的完美插和,无论是从物理上还是暗喻上,都与整个房间正在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情密切相关!”
  “托尼,我感觉你这段解析都可以抄写下来放在这幅画旁边,来帮助第一次欣赏这幅画的人来理解了!”塞尚鼓掌赞道。
  莫奈则谦虚的摆摆手道:“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这只是一家之言,还是别干扰大家对这幅画的欣赏了!”
  “托尼,虽然保罗的提议不太可取,但我真心觉得你的文字功底不错,完全可以在你的画作旁单独留一段注释,尤其是你最近一直在画的两百年后系列,因为有些东西都是大家所没见过的,如果你不解释一下的话,大家很难猜得到你画的是什么。”马奈在一边提议道。
  莫奈想了一下,觉得马奈说的有道理,之前无论是《200年后的巴黎》还是《200年后的少女》里面都有一些现代化的物品需要自己来进行解释,好在这两幅画卖的都很快,自己基本上只需要解释一两遍就可以了,如果长期挂在画廊出售的话,总不能单独安排一个人向欣赏的顾客解释画中现代化物品的含义吧?那么自己写一份说明书便势在必行。
  但再转念一想,如果只是干巴巴的说明书是不是显得太无趣了?要不就索性写个小故事算了,这样还能增加画的感染力!
  欣赏完画作之后,又吃了一顿丰盛午餐之后,莫奈和塞尚便告辞离开了,出门之后塞尚向莫奈邀请道:“托尼,咱们去蒙马特喝一杯?”
  莫奈摆摆手道:“不了,我还要去买一些东西,好为明天做准备!”
  “哦,明天是什么重要日子么?不会是你生日吧?”塞尚好奇的问道。
  “不是我生日,我这不是刚刚买了一堆中国画么,其实我很早以前就研究过中国文化,明天正好是中国人的春节,额、也就相当于咱们的圣诞节,是一年之中最重要的日子,而且中国人在春节的时候还有很多特别的习俗,我觉得很有意思,因此想也跟着过一下!”莫奈解释道。
  “春节?难道是春天的节日?听起来的确很有趣,那我明天能也来体验一下么?”塞尚很感兴趣的问道。
  “当然可以!”莫奈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道。
  PS:这一幅《门闩》是弗拉戈纳尔歌颂爱情的四幅连作——《秋千》、《爱情的誓言》、《门闩》和《爱情之泉》之一。之后他又完成了一套五幅以爱情为主题的壁板画,都是应杜巴莉夫人订购而作的。可是这位夫人后来又不要了,所以大革命初期这些画都被存放在格拉斯的一个隐蔽处,直到大革命之后才开始在市面上流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