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过年(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亲爱的,你这写的是什么啊?”温蒂看着莫奈刚刚拿着画笔在红纸上写下来的“爆竹声中辞旧岁、每逢佳节倍思亲!”这两排汉字好奇的问道。
  莫奈随口解释道:“哦,这叫做春联,是中国人过年时的一种习俗,就是将心中对新的一年美好的希望以简短的方式写在红纸上、然后贴到门上......”
  “贴到门上就可以实现这个美好的愿望了?”还没等莫奈把话说完,温蒂就插口问道。
  莫奈点点头答道:“对啊,当然了、大家也都知道不可能写什么、什么就能成真,但总归有个盼望嘛。”
  “哦,那托尼你写的是什么啊?”温蒂追问道。
  “我写的是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咱们三个都能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在一起!”莫奈敷衍道,反正温蒂和索菲亚也看不懂......
  “这么几个字就能表达这么多意思?中文可真神奇!”温蒂感慨道。
  “中文神奇的地方多了,以后我再慢慢跟你解释,走、咱们去贴春联!”莫奈起身招呼道。
  “托尼,这个字你贴倒了吧?”温蒂指着莫奈贴的“福”字提醒道。
  “哦,这是我故意贴倒的,按照中国的习俗,福字倒着贴就意味着福到了!”
  “呵呵,中国人可真有意思!”
  两人正聊着,塞尚正好坐着马车赶到,看到莫奈在贴春联,也随口问了几句,但更让他惊讶的是,一进屋就能看到的那幅大胖娃娃抱鲤鱼的年画,因为颜料还没干,于是他转头向莫奈问道:“托尼、这是你画的?”
  “对啊,这个叫做年画,每个中国家庭在过年的时候都会在屋子里面张贴的。”
  “哦,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转画中国画了呢。”塞尚松了口气道。
  “放心吧,而且我也没那个本事,中国画想要画好也好从小就开始练习,而且更加注重天份!”莫奈安慰道。
  闲聊几句之后,塞尚忽然一脸八卦的对莫奈低声说道:“托尼,你有没有发现,爱德华好像跟他家那个钢琴老师有点不对劲?”
  莫奈心道、这个我当然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人俩过几年就会结婚呢,但现实中自己只匆匆见过一面,于是装糊涂道:“这个我倒真没看出来,而且昨天我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藏画室里的那些画上。”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跟苏珊娜不熟,否则你肯定能够发现昨天的苏珊娜对爱德华比以前亲昵多了,这个家伙的胆子也真大,居然敢碰苏珊娜。”塞尚啧啧感慨道。
  “这也没什么吧,毕竟爱德华和苏珊娜不都是单身么”莫奈装作不以为然的答道。
  “哎呀,你不知道其实苏珊娜和......”说到一半,可能是塞尚觉得在背后散播好友长辈的八卦有些不太合适,于是硬生生的转换话题道:“对了,你还记得那个安妮小姐么?”
  “记得啊,她怎么了?”莫奈配合道,因为他知道塞尚想要跟自己说什么、又为什么不跟自己说。
  “事实证明我猜的没有错,她在前天就已经结婚了,结婚对象就是格鲁夫庄园的埃塞克斯勋爵,而且伯爵宣称安妮小姐将带着她所有的嫁妆嫁过去,这一下足以平息之前那些对伯爵先生不好的舆论!”塞尚得意的答道。
  “那这位埃塞克斯勋爵为人怎么样?”莫奈追问道,因为他对这位安妮小姐还是很有好感的,一个才十五六岁的少女刚刚经历被亲生父亲算计的差点煤烟中毒死亡,如果再没嫁给一个好丈夫,那命运也太悲惨了,即便她手上有巨额遗产,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国度和时代里,也照样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为人嘛,那是相当的不好!所以我很难说安妮小姐这次是幸运还是不幸!”塞尚皱着眉头说道。
  “既然这位埃塞克斯勋爵为人不好,那为什么还要说安妮小姐幸运呢?”莫奈不解的问道。
  “这事儿说起来可就有意思了,据说、我这也是听克莱因私下里偷偷跟我说的,你可不能传出去。”塞尚神神秘秘的叮嘱道。
  在得到莫奈的保证之后,塞尚才继续说道:“据说新婚当晚正巧安妮小姐每月一次的那什么来了,所以没法同房。按说没同房也没什么,但谁也没想到这个埃塞克斯居然一晚上都忍不了,跑去找给他妹妹做家庭教师的情妇鬼混去了,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马上风死掉了!”(我实在是找不到法国人形容马上风的词汇......)
  “啊?!这、这也太荒唐了吧!”莫奈瞠目结舌道。
  “就是因为太荒唐了,所以无论是埃塞克斯家族还是伯爵家族都在全力封锁消息,不想因为这件事而影响两家的声誉!”塞尚解释道。
  “那对外怎么公布这位埃塞克斯勋爵的死因啊?”莫奈追问道。
  “突然生了疾病呗,还能怎么解释。”塞尚摊手道。
  “那这对安妮小姐就不公平了吧,毕竟她要担上一个克夫的名声。”莫奈有些不悦的说道。
  而塞尚则点头附和道:“对啊,所以据说伯爵先生以此为理由,再加上埃塞克斯居然在新婚之夜去找别的女人,这是对爱德华家族最大的侮辱,因此伯爵先生要求由安妮小姐完全继承格鲁夫庄园的所有财产,埃塞克斯家族的其他人都不允许分走一分一毫,以此来作为对安妮小姐和爱德华家族的赔偿!”
  随后塞尚又总结道:“而在我看来,新婚丈夫这种不名誉的死亡和担负克夫的名声对于安妮小姐固然是不幸,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不但借此摆脱了家族的控制和不喜欢的丈夫,而且还能得到新婚丈夫大部分的遗产,所以也可以说是幸运,因此这就是我刚才为什么说,很难确定安妮小姐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PS:昨天看了一下大狙的《聊斋世界里的玩家》觉得创意很有趣,有没有类似写的不错的游戏文推荐一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