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我养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格鲁夫庄园的会客厅,莫奈第二次见到了安妮小姐,只不过这次她的装扮要比上次成熟了许多,想来这也正常,毕竟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刚刚死了丈夫,但眼神依旧跟上次一样灵动狡黠。
  虽然眼前的这位安妮小姐急着要见到自己,但当自己真的到她面前了,她反倒好像不着急了,只是笑盈盈的看着他。
  最后还是莫奈忍不住的打破尴尬问道:“安妮小姐、啊不对、现在应该叫您安妮夫人,请问您这么急着要见我是有什么事儿么?”
  “我找您当然是有事儿有跟您说,只不过我不知道现在该如何称呼您!”安妮神秘兮兮的说道。
  “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您又不是第一次见我了,难道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么?”莫奈不解的问道。
  “您确定夏尔—托里切利—莫奈就是您真正的名字么?”安妮再次莫名其妙的问道。
  “当然,我并没有别的名字!”莫奈点头答道。
  “好吧,那我换个方式问您。就像您上次给我画像的时候引导我一样,这次我也引导您一下!”说着,安妮走到挂在墙上的莫奈那幅《200年后的游乐场》旁边,指着上面的摩天轮向莫奈问道:“莫奈先生,请问这是什么?”
  “摩天轮啊!我在这幅画的注释手册上写的很清楚啊。”莫奈皱着眉头答道。
  “那么请问莫奈先生,您是怎么想象出来的这种游乐设施呢?”安妮追问道。
  “这个嘛,就是随便瞎想出来的。”莫奈敷衍道。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虽然惫懒但无法反驳的理由,毕竟谁都不限制想象,而且想象也不需要有任何的逻辑和解释。”安妮慨叹道。
  就在莫奈的不耐烦快要达到顶点的时候,安妮忽然冷声问了一句:“奇变偶不变?”
  莫奈下意识的答道:“符号看象限!”随即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指着安妮颤声问道:“你、你、难道你也是?!”
  安妮笑着点点头答道:“没错,我跟你一样!”
  虽然安妮的声音很轻,但在莫奈听来却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因为他万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跟自己同样遭遇的人,虽然这个函数口诀他不知道在1860年是不是已经发明出来了,但从一个金发碧眼的法国少女口中冒出来一句东北话,这就肯定不对劲了……
  莫奈缓了半天,这才开口问道:“你、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咱俩第一次见面的前两天!”安妮淡淡的答道。
  莫奈回想了一下,然后问道:“也就是说真正的安妮小姐那天晚上真的被熏死了,然后你才穿越过来的?”
  “没看出来你这消息挺灵通啊,封锁的这么严密你居然都能知道!”安妮有些吃惊的说道。
  “我现在好歹也是连玛蒂尔德公主都收藏我画作的知名画家,这点小事还能不知道么?”莫奈吹嘘道。
  “哦?可我怎么听说,公主殿下买你的画是为了研究上面的服饰呢?”安妮戳穿道。
  “啧,你这么聊天可就没意思了啊。”莫奈有些尴尬的说道,随即岔开话题道:“对了,其实我刚才想问的不是你是从哪天穿越来的,而是你从哪年穿过来的。”
  “你先说说你是从哪年穿过来的?”安妮不答反问道。
  “2020年9月4日星期五!”莫奈毫不犹豫的答道,毕竟这个日期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
  “哦,那我比你穿的晚一些,我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穿过来的!”
  “这么算的话,那你足足比我晚了三个月啊,诶、之后又发生什么大事了?新冠疫苗出来了么?特不靠谱连任了么?乘风破浪的姐姐到底谁成团了?”莫奈连珠炮似的问道,但还没等安妮回答,他就长叹一声道:“哎,你也别告诉我了,我即便知道了也没用,反正我也不可能再穿回去了!”
  “我就说怎么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那么不对劲,给我描述的那个救你的人跟佐罗似的,当时我还以为是巧合呢!”莫奈又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这事儿?我明明是按特里夫假面描述的,结果硬生生被你画成了佐罗,就这水平还敢号称是罪犯描摹师?我严重怀疑你这话到底是真是假!”安妮吐槽道。
  出乎安妮意料的是莫奈却是毫不犹豫的点头承认了:“额,这点你倒的确猜对了,我穿越之前并不是警局的画师,其实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美术老师,不过我有一个师兄倒的确是警局画师,我的那些东西都是无意中在他那儿听到的!对了,你穿过来之前是做什么的啊?”
  “我、我是在晋江写小说的啊!”
  “晋江?那我倒是很少看,我一般都是在起点!毕竟女频的点我GET不到!”莫奈挠挠头答道。
  “这很正常,你们男频的点我也GET不到。好了,现在回到最初的问题,我该怎么称呼你啊?你别告诉我你穿越之前也叫作夏尔—托里切利—莫奈!”安妮将问题绕了回来。
  “我又不是法国人,自然不可能叫这么长的名字,不过说实话、我怕你不信,我真的叫做莫奈,姓莫名奈,不过跟画睡莲的莫奈没有一分钱关系,因为给我起名那会儿我爸压根就不知道有位法国画家也叫莫奈!”莫奈解释道。
  原本莫奈以为这个解释会很难取信于人,没想到安妮却点头附和道:“这个我信,因为我穿越之前的名字也叫作安妮,姓安名妮,而且我爸就是图这个名字洋气才给我起的,结果等到我学了英语之后才发现,其实这个名字一点都不洋气,就跟咱们中国的秀珍似的……”
  又聊了一会儿,莫奈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连忙问道:“对了,我是不是应该象征性的给你画点什么,要不然这咱俩在一个屋子呆了这么久,管家他们不得怀疑啊?”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我本来就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以后我养你了!”安妮不以为然的答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