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库尔贝(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奈的灵感就是其实自己可以画两幅对比画,一幅是改造前的巴黎、一幅是改造后的巴黎,当然了、改造后那幅一时半会是画不了,但完全可以在改造前那幅旁边把位置给留出来,这样起码是一个很好的噱头,而且也可以丰富一下自己的画展风格。
  就在莫奈灵感迸发,恨不得现在就背着画架出去采风开始进行创作的时候,克莱因警长忽然风风火火的过来了,而且一进屋都来不及坐下就对莫奈说道:“莫奈先生,现在有件急事需要您的帮忙!”
  “哦,又是绘制嫌疑犯画像么?”莫奈一边示意温蒂给自己收拾画箱一边随口问道,毕竟这种事他已经做过很多次了,所以一点新鲜感都没有了,唯一有些好奇的就是平时这些事都是警员过来请自己过去,怎么今天克莱因警长亲自过来了呢?
  没想到克莱因警长却摆摆手道:“不是绘制嫌疑犯画像,而是要请您帮忙鉴定一幅画!”
  “鉴定画?难道您抓到了一个伪造名画的骗子?”莫奈好奇的问道。
  “也不是,哎呀您先跟我上马车啊,我在路上跟您详细说。”克莱因警长焦急的说道。
  眼见克莱因警长如此着急,而且听到只是去鉴定画,所以莫奈也不再准备工具、收拾画箱,只随手拿了一个放大镜便跟着克莱因警长上了马车。
  到了马车上,莫奈便开口问道:“警长先生,现在您该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吧?”
  “特劳雷先生您认识吧?”克莱因警长不答反问道。
  莫奈毫不犹豫的答道:“听说过、但没机会认识。怎么、这件事跟他有关系?”
  克莱因警长点点头答道:“没错,的确跟他有关系,因为他死了,而且还是在他自己的画室里面被人用你们平时画画用的石膏雕塑从后脑给砸死的!”
  “什么?被石膏雕塑砸死了?”莫奈忍不住惊呼道,因为他小时候学画的时候,便曾经幻想过,如果石膏像突然从桌子上掉下来,岂不是会把人砸伤甚至砸死?没想到现在居然真的有同行被人用石膏像给砸死了,而且这位同行还是目前巴黎美术界很有名气的一个画家。(这事儿是我编的,请勿对号入座和搜寻原型。)
  “没错,就是被石膏像砸死的。现在我们怀疑凶手可能是他的一个学生,但问题是这个学生有一份不在场证明,凶案发生时他正在距离凶案地点一个小时马车距离的湖边画画,而且我们还找到了当时给他做模特的两个路人,他们可以证明在凶案发生两个小时之前洛里先生也就是特劳雷先生的学生的确邀请他们做过模特,但只画了十多分钟他们便离开了,所以他们也不知道洛里先生在那里画了多久,而洛里先生则坚称那幅画没有两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根本就画不到现在的程度,因此我想请莫奈先生帮忙查看一下,这幅画是否需要洛里所说的两个小时以上时间从能画成?”克莱因警长解释道。
  听完莫奈便明白了自己此行的重要性,如果自己说洛里的画不需要两个小时的话,那么他就很容易因为谋杀自己的老师而被抓起来,反之则能彻底洗清他的嫌疑,所以自己一会儿一定要仔细检查,毕竟这牵涉到一个人的清白甚至是生命。
  但可惜就在莫奈感觉神圣感爆棚的时候,克莱因警长却忽然有些尴尬的说道:“额对了莫奈先生,有件事我得先跟您说一下,那就是其实这次不光您一位画家来做这个鉴定!”
  乍一听克莱因警长这么说,莫奈还有点不高兴,但转念一想警方的这个做法也有道理,这种事你不能只听一面之词,万一这个负责鉴定的画家一时失误或者跟死者或者凶手有什么关系从而故意做出错误的判断呢?那岂不是误导警方了。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莫奈便笑着答道:“没关系的、克莱因警长,其实即便您不说我也会这么建议您的,对了、您还请了哪些画家来鉴定啊?”
  “其实就只是一位,而且还不是我们请的,而是死者特劳雷先生的朋友库尔贝先生自己主动来的,但我们考虑到不能只听他一个人的验证,所以这才把您请过来......”
  还没等克莱因警长把话说完,莫奈就有些激动的问道:“等一下,您刚才说来的是谁?”
  “库尔贝先生,居斯塔夫--库尔贝,您应该认识吧?”克莱因警长试探着问道。
  “库尔贝先生我怎么可能会不认识?或者说整个巴黎甚至整个法国学习绘画的人有谁会不认识库尔贝先生?”莫奈激动的说道。
  其实也难怪莫奈会如此激动,因为库尔贝可以说是这个时期法国最著名的油画大师,马奈莫奈雷诺阿他们都得是五年乃至十年之后从能成名,而且库尔贝对于印象画派的产生也是有着间接的推动作用,一部分法国美术评论家就认为“没有库尔贝、便没有马奈;没有马奈、便没有印象主义!”
  另外库尔贝是一位现实主义油画大师,这正是莫奈本人最喜欢的绘画风格,其实在此之前他就一直想找机会结识库尔贝,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这次居然能够见到他,莫奈自然非常激动。
  到了特劳雷画室,还没等进去,莫奈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大嗓门:“你们难道还不相信我的眼光么?我说这幅画最少需要创造两个小时、这绝对是真的,请你们警察不要在这方面浪费时间了好么?赶紧去找杀害特劳雷的真正凶手吧!”
  “喏、这就是你很想见到的库尔贝先生!”克莱因警长耸耸肩说道,随后大踏步走了进去解释道:“库尔贝先生,不是我们不相信您的判断和质疑您在绘画上的专业,而是这么重要的证据必须要有两名以上专业人士出具的论断才能够被我们采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