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中介陈先生(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泰国的街道上,大概TUTU车算是最常见的交通工具了。
  推开许愿书屋的大门,我便伸手拦下了一辆。用蹩脚的英文努力交涉一番,司机师傅终于弄懂我要去的地址了,紧踩了两下油门,把车当成飞机开,一溜烟地往前冲,留下一屁股的灰尘。
  沿途,我和司机师傅闲聊了起来,当然,我们这种语言不怎么畅通的闲聊,多半是“驴唇不对马嘴”的,但仍然不减师傅的兴致,哪怕开着车,还时不时地回头朝我手脚比划了一番,弄得我提心吊胆的。
  当然,这番闲扯也不是完全无用,起码在费力的沟通中,我感觉自己对于夹杂着泰国口音的英文听力直线上升了好几个等级,甚至越到后面,我差不离地竟然听懂了大半。
  据司机师傅的介绍,这个印塔庙并不是泰国唯一可以请佛牌的寺庙,不过它在游客中名气比较大。而且这座寺庙所居之处还是一个比较有名的景点,建在印塔山的半山腰上。游客在观光游览的过程中就可以去庙里请回佛牌,一举两得。
  不过在印塔山的半山腰处,并不是只有印塔庙里面可以请佛牌。同在印塔山半山腰处,还有一处可以请牌,效力更高,也有不少人慕名前往。不过这个地方请的牌,并不是正牌佛牌,而是由黑衣阿赞制作的阴牌。
  听到这里,我便起了个念头,决定先不去拜访印塔庙,改道先去请阴牌的那处地方。
  司机师傅听到我说改地址,他询问我是否也要请牌。
  见我并没有否认后,司机师傅又好心提醒我,请阴牌虽然效果更好,法力更高,但需要用主人的血液进行供养,供奉的步骤和禁忌更多,而且很容易控制不住,遭到阴牌的反噬。
  我表示自己已经很清楚里面的风险,感谢了师傅的提醒,但还是坚定要去请一块阴牌。司机师傅见我执意如此,只好说,并不是谁都可以找到黑衣阿赞请阴牌的,还需要有中介带路才行。
  我忙问他是否知道中介的联络方式,并给了他一大笔泰铢作为答谢。
  这位师傅再三确认我一定要请阴牌之后,只好给了我一个联系电话,又仔细叮嘱我阴牌请回家后一定要严格按照供奉的要求进行供养,一旦帮我实现愿望后就要赶紧把阴牌送还回黑衣阿赞这里,以免出现阴牌反噬的情况。
  我点点头应了声,随后便拨通了那个联系电话。
  “你好,哪位?”
  电话那头竟然是一个说着一口流利中文的中年男人声音。
  我原本打好的英文腹稿没派上用场,不过听到是中文也放轻松很多,起码可以表达清楚我的意思了。
  “你好,我是洛晴,想请一块效力比较高的阴牌。”
  我直截了当地对电话那头说道。
  电话那头的那个男人听到我这话也是一愣,大概他没想过有人会这么直接地说出“阴牌”这个词。或许也是我太过于直白,让他有些起疑,他迟疑了一会,才接着说道:“我们这里不制作阴牌的。”
  听到他这话之后,我大概明白他或许误会我是相关部门或者媒体来探查口风的人了。我忙解释道,自己是经过熟人介绍找到他的,也知晓阴牌的风险,但需要效力高见效快的那种,所以才来找他。
  那位中介先生听见我这番话,似乎还在犹豫,于是我干脆把手机递给了司机师傅,请他帮我说一下。
  听见司机师傅与中介先生“哇啦啦”地用当地语言说了好一通之后,司机师傅又把电话递给了我,这时电话那头的中介先生对我说道:“洛小姐,既然你是诚心来请牌的,那一会我们在印塔山脚下见面详聊吧。”
  挂断电话后不久,司机师傅的一路狂飙,终于把我送到了印塔山脚下。
  我这抬头望过去,整个人都呆住了!
  眼前这山,雾气极其浓重,植被覆盖茂密,山脚一条小路蜿蜒向内延伸,这感觉,怎么这么像此前我夜市中出现幻觉的那座山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