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嫌死得不够快吗?

目录

  少顷,古家的高手将古明志围了起来,赵婉茹也被古青压制。
  方冬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凝结元婴相当于升华金丹,破而后立,之所以迟迟未能突破,很大程度跟他的太极金丹太坚固有关。
  普通的凝丹巅峰修士,金丹中所蕴含的灵力,也就相当于方冬凝丹后期,其灵力的凝炼程度也要大打折扣。
  所以,只是一味的常规运转太极金丹是无法让方冬迅速突破的。
  方冬看了眼被困的古明志,又看了看还在昏迷的古清雨,心中一横,既然太极金丹没有碎裂的迹象,那就把它砍到碎裂!
  若是被念尘在场,估计会破口大骂。金丹是修士的核心,稍有不慎就是丹毁人亡,谁会拿温养已久的灵器去砍自己的金丹?
  你嫌死得不够快吗?
  不过,方冬的狠劲上头,事急从权,他已无他法。
  丹田中,围绕着太极金丹旋转的‘冷岸’停了下来,刀身后扬,猛地砍在了太极金丹上。
  “咔嚓——”
  一声脆响在演武场中回荡。
  什么声音?
  众人停了下来,那一道破碎的声音很清晰。
  “咕——”
  方冬的身体一颤,一口腥甜上涌,他的嘴被封住,只能被迫咽下。
  他的太极金丹在这一刀下,终于自黑白交汇处出现了裂纹。
  方冬目露狠厉之色,‘冷岸’再次扬起。
  “咔嚓——”
  太极金丹直接被砍成两半,一黑一白,如两条阴阳鱼在盘旋,裂口处平滑如镜,金色雷电在其中穿梭,如断藕之丝。
  “噗——”
  方冬嘴上的胶带边缘渗出血液,剧烈的疼痛让他全身颤抖,他盯着紧闭双眼的古清雨。
  方冬心中发狠,强行运转两条阴阳鱼各自旋转,犹如两颗金丹,金色雷电发出了“噼啪”的爆响声。
  “轰隆——”
  一声雷响炸在众人耳畔。
  方冬眼中露出喜色,终于……雷劫要来了吗?
  虽然他此时灵力匮乏,但是他已经不担心自己是否能安稳度过雷劫了,地面上有应该还有古家众族人,这一番雷劫轰下,倒是可以好好教训教训他们。
  “轰隆——”
  第二次预警来得很快。
  发生了什么?!
  演武场内,众人面色凝重,一股强烈的压迫感笼罩着他们。
  “轰隆——”
  这次的三声预警要比之前紧凑许多。
  如果去掉方冬嘴上的胶带,就会看到他上扬的嘴角。
  “不对!”
  古青瞳孔一缩,快速来到方冬身边,一把扯下他嘴上的胶带,“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你在搞鬼?!”
  “渡劫,听过没有?”方冬笑得灿烂,满口的血看着甚是狰狞。
  “不可能,你只是凝丹期,怎么可能引来渡劫?”古青心中隐有猜测,但他实在是无法置信。
  “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方冬冷笑一声,凝丹期怎么了?老子从筑基就开始渡雷劫了!
  古青还在犹豫,无法相信方冬能带来雷劫。他看着方冬的表情,猜测着此事的真假,突然他心有所感,急忙闪到一旁。
  “轰——”
  演武场一阵剧烈震荡,顶部下凹处符文疯狂闪烁。
  丝丝银色电芒穿透演武场的顶部,没入方冬的身体。
  “呃——”
  银色电芒入体,久违的麻痹感传来,方冬不禁痛吟出声。
  心中暗赞这演武场的防御,直接连雷劫都未能轰破,只留余电渗透进来。
  这种程度的余电化作养料被两条阴阳鱼迅速吸收。
  古青再没怀疑方冬的话,身影一闪便离开了演武场。
  当他来到地面时,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头顶一团团黑色棉花糖在相互挤压,银色电蛇不停游走。
  演武场的正上方原本是一栋别墅,此时已经塌陷大半,地面深陷焦黑一片,好在还没有人受伤。
  “轰——”
  第二道雷劫落下,其威力已与方冬凝丹渡劫时的第五道雷劫相差无几。
  古青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跃迎了上去,一杆长柄大刀的虚影凝实,他手握大刀劈向雷电。
  大刀长柄为青色,刀身锋利无比,其名偃月。
  “啪——”
  银色电芒四散,无规则的落在周围,还有一部分向地面渗透。
  那落在周围的余电发生爆炸,威力骇人,部分族人无力躲避,已有人开始受伤。
  古青脸色铁青,他知道雷劫是越来越强,这才第二道……
  照这么下去,这区域就变成废墟一片了,演武场都可能要废掉。只是这建筑坍塌可以重建,可这些族人大部分都是普通人,根本无力抵挡,也无法逃离。
  演武场中。
  方冬挣扎着坐了起来,长舒了一口气,随着余电融入,他的修为快速恢复着。
  众多修士中,能用雷劫恢复的人,恐怕也就只有方冬了。
  “轰——”
  第三道雷劫还是银色,不仅粗壮了许多,还伴随着一道道银色电蛇。
  古青握着大刀的手在颤抖,他这次没有抵挡雷劫,只是在一旁防御。
  他决定让雷劫轰破演武场,若是在地面炸裂,必定会殃及族人。
  演武场的顶部符文一闪,被炸开了一个大洞,粗壮的雷劫直接劈在了方冬身上。
  方冬全身一震,袅袅青烟自头顶飘起。
  擂台上的几人早已躲远,一个个面露惊容。
  渡劫……
  古青也只是在典籍中了解过,这些人听都没有听过。
  天空劫云挤的更加紧凑,银色电蛇消失,出现了金色的电弧。
  “呼——”
  方冬呼出一口浊气,他的修为至少恢复了八成,手臂一震,绑着他的锁链尽断。
  “轰——”
  一道金色的纤细雷劫落下,如金针没入方冬头顶。
  丹田中的阴阳鱼如饮甘霖,一黑一白停止了旋转,吸收着身体中的金色的雷劫。
  “轰——”
  第五道雷劫要比第四道的粗一倍。
  方冬的肉身在雷劫中不断破碎重组,全身布满蜘蛛网般的血色裂纹,丹田里的阴阳鱼开始渐渐液化。
  古清雨渐渐醒了过来,一睁眼便看到方冬那满身血痕的样子,她紧忙挣脱了赵婉茹用于保护她的丝带,跑到方冬旁边。
  眼中透着浓浓的担忧,心念一动,她的眉心浮现出一柄白色小剑。
  “清雨,你醒了,离远一点,这个距离还是不安全。”方冬疲惫的冲着古清雨笑了笑。
  古清雨捂着嘴后退了几步,眼中湿润,生怕自己忍不住哭出声会打扰方冬渡劫。
  雷劫威力越来越强,二人之前为了这次渡劫做了不少准备,可如今事发突然,方冬只能硬抗。
  “轰——”
  第六道雷劫的粗壮如之前第三道银色雷劫一般,只是颜色变成了金色。
  “噗——”
  雷劫刚到,方冬就喷出一口鲜血。
  他调动全身灵力抵抗,却仍然无法阻止身上的血色裂纹扩大,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随时都会四分五裂的瓷娃娃。
  天空中的劫云忽然沉寂,犹如暴风雨前的宁静,笼罩在劫云下的人们感到了莫名的心悸。
  第七道雷劫迟迟不落,似乎在给方冬喘息的时间,又似在蓄力。
  方冬身上的血色裂纹还在恢复中,若是雷劫此时落下,恐怕他的肉身会直接崩碎,丹田中的阴阳鱼已经变成了一黑一白两团液体。
  古清雨双手紧握,看看方冬,再透过头顶的洞看看劫云,随时准备用念尘送给她的剑意抵挡雷劫。
  古青回到了演武场,看了眼古清雨身前的剑意,随后紧盯着方冬,目光闪烁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因为方冬和古清雨的关系,方冬势必会成为他完成那件事的阻碍。
  之前开会时,庄家的态度坚决,只要敢动方冬,就会遭到庄家的报复。
  古青有心除掉方冬,但他实在摸不清庄家和方冬的关系,只能期盼着方冬死于这次雷劫中。
  突然,劫云冲落下一道金色匹练,无声无息。
  第七道雷劫终于出现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方冬身上。
  赵婉茹出于方冬和古清雨的关系,一直担忧地关注着方冬渡劫。
  古明志则是好奇的打量着方冬,疑惑这少年和古清雨的关系,以及这少年为何会招来雷劫。

章节目录